您当前位置:中国文明网首页 > 金彩盘县
三官营 几番荣光今夕何在
来源:盘县文明网 责任编辑:卢造奇 日期:2016-01-18
    万亩梯田、千亩林区、贵州龙的故乡、第三纪地热温泉群……无法想象,上天竟然如此厚爱一个盘南小乡。
  深秋时节,我们从盘县县城出发,往东南一路奔驰,经两三个小时后,正为巍巍群山之中镶嵌的一块碧玉赞叹不已时,被告之,那众多光芒汇聚于一身的新民乡就在这里。 其实,确切地说,我们是来找三官营的。虽然,如今景观众多的新民乡闻名于众,但明清时期,方圆数百里内,只知三官营、不晓新民乡。曾经的三官营不仅所辖范围大大超过今天的新民乡,而且是八方来朝、四面来贺,远近知名。 在接待了我们这些仰慕者后,新民乡党委书记王强欣然要为我们引路,一游三官营”。

      

      

  一门三氏  高官的荣耀  

  如今,新民乡也还有三官营,但与过去早不可同日而语,只是座小寨子,也是当年三官营的最中心点,就在离乡政府五六公里的一座小山腰上。 据说,当年的三官营原叫观音寨,名字源自寨背后的大山。 在村民的指引下,我们向山寨抬头望去,只见一座气势巍峨的大山直入云霄,它的半山处往下,两处凸起,恰似膝盖,再往山下,直耸的山势陡然变为圆盘状,犹如莲花。真真宛如一尊观音盘腿打坐在莲花之上。村民们说,这里还有个美丽的名称,叫观音坐莲台。 三官营自民朝初年开始建立。明洪武年间,奢香夫人执政,派彝族大势力安氏外出开疆拓土。当安氏来到观音寨,见这里地势平缓,森林茂密,一条大河奔腾而去,河坎上大片温泉氤氲蒸腾,土地肥沃,气候温润,特别适宜居住,便决定在此开土建业,设立土司管辖。 后土司龙氏进驻观音寨,龙氏有三个儿子,都在朝廷做官,十分荣耀,人们开始喊土司府为三官营,后来连观音寨的名字也逐渐被取代。因一门三氏为官,土司家地位显赫,凡进入寨内必须文官下轿、武将下马,寨的南寨门建于闸门坡、北寨门建于坡头上,相距数里,都设了上、下马碑。 土司在三官营住下后,还请风水先生来看风水,先生告知土司,山寨左边的青龙山太高大,右边白虎山太矮小,龙虎不相称。于是,土司按先生的提点,在右边白虎山上种上28株枫香树,代表二十八星宿,以匹配左青龙。 历经风雨,28株枫树已渐渐长成参天大树,树下还逐渐成为了一个小山包,正好在观音坐莲台的脚下。人们说,这正是给观音菩萨上香,谓之香炉。今天 的香炉山依然绿树荫荫,围着小山包散落居住的,就是一户户三官营的老村民,农闲时节,三三两两是前来栖息的老幼村民们。可惜的是,28株枫树现今只存活下 了12株。但依然是村寨的乐土。 而且,土司还立下规矩,每年农历三月三,要用肥猪祭祀3天,村民不能上山动土;农历六月廿三,要用肥牛祭祀3天。其中,在廿四日这天,要用荞面、松香或松树皮打磨裹成火把,全寨打火把驱灾避邪。如今三官营的火把节,已被县相关部门确定为民族民间文化节日,连年举办。 当年的土司可谓奢华一时,过着神仙般的日子。冬天到河边石牛角泡温泉,夏天上山上八角箐纳凉,春天去菜籽地赏花,闲时还到摆马田骝马取乐。这里,至今还留下了摆马田、石牛角、八角箐、菜籽地等旧址。 

  文明浸润  数百年不息  

  三官营远扬的名声,不仅仅是因为是一门三官的土司府所在,更重要的是这里是湘桂入滇的咽喉要道,文化昌盛繁荣的黔桂交界。一句俗语这样描述这里—— “一里三土地,三步两拱桥。说是三官营一里地的地方,就有三个土地庙;小小官寨里,因文化繁荣,工匠技艺高超,只要走两三步,就能看到那座技术含量很高的两拱桥。这句俗语,现今仍流传于云南、贵州、广西等地民间,在这些地方,只要能说得出这句俗语的,就知道你来自三官营。 三官营在清朝年间极其兴旺,到处是南来北往的官宦、商贾,文化需求旺盛。于是,先后有江西、湖南、云南三省人在三官营的西、东、南面,各修了一座庙,叫上庙、下庙和五显庙。三座大寺庙成品字型,庙宇宏伟,庙堂辉煌,朝钟暮鼓,十里闻声,善男信女,上香敬佛,八方来朝。三官营,远近闻名。 三座大庙有多大、多辉煌,三官营老人这样描述,当年破四旧时,人们烧庙,仅仅烧下庙就烧了五天五夜,火光冲天,映得半边天红。如今,三座大庙早已不见踪影,仅存一口大钟,让人唏嘘、凭吊当年的世间盛事。 庙被烧了,土司府早已不在,但崇尚文化的基因已深深根植于三官营人血脉之中。在今天,物质文明高度发达之时,这个偏远的小小村寨,村民们议论得最多 的,不是谁家最富有,而是谁家最有文化、谁是大学毕业生。据不完全统计,全村时下竟有800余名大中专毕业生,他们中有的是凉都建设者的中坚力量,有的走 出市门、省门,为国家、为社会奉献更大的能量。 今年八十岁的罗仙芬老人,虽是女子,也是初小毕业。当年,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去盘县城串门,看到有人打腰鼓,十分喜欢。回来后,有知识又聪慧的她凭记忆自学腰鼓。如今,三官营有自己的腰鼓队,都是老人教的,不仅在村里打,还打出乡、打出市,兴义等地也经常去比赛。而老人,现在还在打。她脸色红润,腰背硬 朗,爬香炉山,力都不费,不要人扶。这些,应当也都是文化浸润下,结下的甘甜硕果。    

  古鱼龙化石  映照沧海桑田  

  说起来,一门三官、一里三土地、万亩梯田、千亩林区、温泉群,这些,不过都是三官营当年留下的旧物。在三官营,只有贵州龙的故乡,虽是地下的深藏,但也算是今天的新发现。 贵州龙的故乡,这个发现了距今2亿4100万年前中三叠纪安尼期的古鱼龙化石群的地方,就在过去的三官营寨内,今天的雨那村羊圈组。  

  

    鱼龙化石的故乡——羊圈村 

  经过一段泥泞难行的道路,在众多石板房的比肩接踵中,我们来到了羊圈,也找到了羊圈如今最具知名度的人士——第一个发现古鱼龙化石的黄发吉。 本以为曾受邀外出参加过多次化石发掘、修理,出席过多种化石发布场合,见过世面的黄发吉应该有了不同于乡村人的模样,但眼前的他似乎比农民还农民,皮肤哑暗粗糙,陈旧的夹克灰不溜秋、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模样,挽着的裤腿高低不一、沾满泥土。虽然不改本色,但一说起化石,小头龙、小海龙、幻龙的构造、样貌 又是什么,哪种石层下才可能有化石……已经60岁的他滔滔不绝,确实显出了不一样的能耐。 当年黄发吉发现鱼龙化石并非偶然,应该与他执拗性格分不开。那时,他去兴义亲戚家玩耍,听说那里发现了兴义贵州龙化石,经常在山里跑、山里玩的他开始寻思:自己的家乡羊圈的地质地貌和那里也差不多,而且两地相距不远,他们都能发现,我们应该也有。于是,回到家后,他开始满山遍野找,到处拿着小锄头挖。乡亲们都以为他精神出了问题,甚至家人也另眼相看。没想到,没过多久,还真让他找到了。那是19993月份的事。 自从第一块化石被发现,黄发吉变得受人尊敬,羊圈人也有了一条新的生财之道,家家都有人找化石、修化石,现在化石不能变钱了,却无心插柳的培养了当地村民一大兴趣爱好,也让贫瘠的土地变得丰润起来。 在羊圈,随便走进一家,堂屋里都多少堆着些大小不一的石块,有的已经整理了部分,看得到头或足,有的还只是鼓鼓的一个包,有个大概的鱼龙的轮廓。在黄发吉和他的兄弟家,我们分别看到两块完整的鱼龙化石,尤其被他兄弟家暂时代羊圈地质博物馆收藏的化石所震撼。眼前的鱼龙,长约两米,眼珠鼓圆,正欲腾飞,可能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突如其来的灾难从此定格。 

  

    鱼龙化石

  沧海桑田,变幻莫测。与亿万年前的化石第一次亲密接触,那份感动、震惊、感慨无法言说。(供稿:袁国中 钟淑珺) 

中共盘县委员会宣传部 盘县文明办 主办
(建议使用1280×720分辨率 IE8.0以上版本浏览器)